首页 »

文物修复缺人才,为何技艺传承难难难

2019/11/9 2:37:31

文物修复缺人才,为何技艺传承难难难

补上缺口不等于多招人

待修复的文物、古籍数量浩大,修复人员数量和修复速度远跟不上是文物修复事业中的一大突出问题。据统计,目前国内铜器、瓷器、书画等需要修复的文物多达200多万件,而从事文物修复工作的只有400人左右,许多博物馆里几乎没有专业文物修复人员。在古籍修补方面,据国家图书馆2012年统计,全国包含图书馆、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博物馆等在内的公藏单位有3800多家,拥有古籍总量超过5000万册,其中有一半以上需要修复,而专业修复人员还不到百人。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文献保护修复部主任张品芳认为,当下“最突出的矛盾还是待修复的古籍数量实在浩大,而修复人员数量和修复速度远跟不上。”上海博物馆古家具修复师马如高提出,目前文物修复人员配备优良、资金充足的博物馆占极少数,一些规模偏小的博物馆和纪念馆的馆藏文物出现损坏需要修复时,只能送往知名博物馆修复。但也可能这些知名博物馆自身也有很多修复任务有待完成。说到底,还是人手太少。

 

不过,补上人才缺口,并不等于多招人就能缓解。

书画修复师在共同修复古画。上海博物馆提供

书画修复师的各种工具,全部手工制作。钟菡 摄

“古人云:不遇良工,宁藏故物。”上海博物馆书画修复师褚昊指出,“招人容易,但真正合格的少。”文物修复行业有着特殊性,从事这一行需要涉及相当广的范围,包括基本功、经验累积、书画知识、绘画功底、审美观等等。书画修复有三十多道工序,每一道都马虎不得,细节决定成败。比如画心和镶料需要平整定型,文物修复师都是用四面贴浆,拍在墙上绷平的方式,起码需要三个月时间。而社会上有些装裱店会使用其他快速省力的方式,短期内可能达到效果,而长期来看对书画是有损害的。“这就需要从业人员在技能之外,更要有责任心和敬业精神,要耐得住寂寞。”
  

倪仁杰花鸟图轴前后对比。上海博物馆提供

而从事古籍修复工作,不但要熟悉历史上各时期典籍的版本与装帧形式,还要了解各时期典籍所用纸张及不同时期、地域的装帧风格,并要涉及出版学、目录学、古汉语、古文字、印刷、美术、字画、化学等多学科知识。张品芳认为,对这门手艺来说,既要传承,也靠自己摸索,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手艺是跟老师学的,但融会贯通、灵活运用还要靠个人去揣摩、提高”。
   

工作三年犹在打基础

家具修复对手上功夫要求很高,这是修复师马如高自己制作的明代官帽椅。钟菡 摄

“文物修复”是一门包罗万象的学问,文物修复人才的培养周期较长,需要理论与实践兼备。上博不少文物修复师尽管毕业于上海工艺美院的相关专业,但进上博后还是得跟着老师傅学习手艺,从最基础的做工具开始,到亲自上手修复文物,通常都需要三年的时间打基础。张品芳介绍,古籍修复从初入行到基本上手,至少需要5年时间。文物修复属于传统手工艺,不能单纯依靠理论知识,更多需要个人对各种材质的熟识,以及修复技巧的精熟。而对于大学毕业生而言,即便专业“对口”,在学校里也难有机会实践训练。专家建议,学校在课程设置上多安排学生到一线实习,也鼓励老师傅提早和学生结对子、带教,这样既有利于修复技术的传承,也有利于人才的培养。

想要处理的“天衣无缝”,每一个细节都要精益求精。钟菡 摄

师资缺乏也是人才培养的一大难题。记者在采访时,常听到文物修复师感慨,老一代修复师留下的资料非常少,他们的修复技艺是靠学生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一旦断层,就缺失了。目前,全国有经验的古籍修复师和文物修复师屈指可数,能否将老师傅在实践中积累的宝贵的修复技术用文字和影像记录下来,做成档案资料,也为后人学习提供便利。

要补上“缺口”,更看重的是质量。钟菡 摄

文物修复行业也是一项既耗时回报率又低的行业,能坚持从事文物修复的人才寥寥无几。上博陶瓷修复师杨蕴介绍,目前这一行的薪酬、待遇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一般学陶瓷修复,十年磨一剑,才可以达到全面和精度,有些年轻人看到更好的岗位就跳槽,有的来了耐不住寂寞就走了。希望能提高这一行从业人员的相关待遇水平,能吸引人才留下来,安心做好文物的修复传承工作。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