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又一个重量级领导小组开会了!为你揭开神秘面纱

2019/10/10 1:49:58

又一个重量级领导小组开会了!为你揭开神秘面纱

 

4月20日,又一个重量级领导小组开会了——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领导小组举行第一次会议。

 

根据公开报道,该领导小组由市委书记韩正任组长;下设两个推进小组,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推进小组,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担任组长;人才发展推进小组,由市委副书记应勇担任组长;若干专项工作组,则由相关市委常委、副市长牵头负责。

 

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到上海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再到此次成立上海市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类领导小组频繁见诸媒体。

 

在许多人眼里,这些“高大上”的领导小组,组长多由各级党政“一把手”或相关主要领导挂帅,推进的工作也多为重要事项;但它们既不进入党政机关组织机构名录,其人员构成也鲜有公开报道。

 

那么,领导小组究竟是怎样的机构?它们又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解放日报·上海观察为你揭开神秘面纱。

 

“小组”旨在全力抓推进

 

“上海市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公开出现,是在4月15日见报的有关市委书记韩正前往市发改委、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调研科创中心建设推进落实情况的报道中。

 

报道披露,“目前,市委已专门成立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全力抓推进、抓督查、抓重大问题协调。”

 

为何在此时市委成立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

 

众所周知,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是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沪考察时对上海提出的新要求。次年,上海市委即将“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列为当年唯一重点调研课题;并在当年5月加开全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科创中心建设的22条意见。一年多来,一系列配套政策和实施细则陆续出台,一系列创新成果相继涌现。

 

今年,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再次提速和“升格”。全国“两会”上,上海科创中心建设被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习近平总书记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着力加快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步伐”。“两会” 闭幕不久,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上海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

 

正如韩正所言,“党中央、国务院要求上海加快建设科创中心,是对上海的信任与期望,我们必须举全市之力加快推进。”而当前,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已进入全面深化、全面落实的关键阶段。

 

正是在此背景下,市委专门成立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随后又马上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上,不仅领导小组、推进小组的3位领导分别讲话提要求,更是明确了科创中心建设2016年的11个重点专项和70项重点工作。

 

对此,不少与会者表示,随着领导小组的成立以及目标任务的进一步明确,“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无疑将会成为下一阶段科创中心建设的工作“主基调”。

 

凡有大事,必有“小组”

 

从此次成立的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往前追溯,上海市委近年来成立的另一个重量级领导小组便是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于2014年初,其主要职责是:组织落实中央重大改革举措;研究确定本市各方面重大改革的总体方案;统一部署全市性重大改革;统筹协调处理本市全局性、长远性、跨区县跨部门的重大改革问题;指导、推动、督促本市有关重大改革政策措施的实施。

 

截至今年4月19日,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举行13次会议,先后对自贸区建设、科创中心建设、干部队伍建设以及司法改革、教育改革、纪检体制改革、群团改革等重要工作进行了决策部署和推进落实。

 

而往上追溯,近年来,中央层面也成立了多个重量级领导小组。梳理发现,主要有以下6大类——

 

政治类:比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政法工作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领导小组等

 

财经类:比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等;

 

外事类:比如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等;

 

党建类:比如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等;

 

人事类:比如中央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等;

 

文教类:比如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等。

 

其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最引人瞩目。2013年12月成立以来,由总书记挂帅的这个领导小组已先后召开23次会议、审议130多份文件,内容涵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多个领域的重要议题,对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纪检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以及司法改革、教育改革、群团改革、国企改革,甚至是足球改革、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智库建设等重要议题进行了统筹部署和全面推进。

 

最近一次4月18日召开的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三次会议,就审议通过了北京市、广东省、重庆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关于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关于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专业技术类公务员管理规定(试行)》、《行政执法类公务员管理规定(试行)》等12份重要文件。而备受关注的关于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的先行试点,亦是在中央深改组会议上通过后在上海“落地”的。目前,上海的试点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从实践来看,领导小组已在国家治理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可谓“凡有大事,必有‘小组’”。

 

领导小组为何受青睐

 

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领导小组发挥着怎样的作用?为何受青睐?

 

根据《国务院行政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以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各类领导小组和委员会、指挥部、联席会议办公室等都属于议事协调机构。但有别于其他临时性议事协调机构,领导小组的层级更高,研究解决的事项更重要、更具有全局性。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正处于转型期,处在深化改革的关键阶段,公众需求多元化,利益格局错综复杂。中国进一步发展必须冲破部门利益、地区利益、既得利益集团等形成的藩篱。而且,深化改革往往涉及多个政府部门,“比如医改、教改等等,表面看来是卫计委、教育部的工作,但实际上也涉及其他职能部门的协助和配合,并非一个政府部门能够独立完成”。

 

竹立家强调,领导成员“高配”的各类领导小组设置,能够满足上述中国发展的现实需求,“中央领导小组的主要职能就是决策、宏观协调统筹。因此,在中国目前的阶段,设立中央领导小组这样的超强机构,有利于整合职能部门的资源,从最高层统一配置资源;有助于冲破各种利益羁绊,既得利益格局”。

 

与此同时,正因为领导小组在整合资源、协调推进方面有着独特优势,在一些地方也出现了“只要发个通知”就随意设置领导小组的现象。对此,相关清理和规范工作近年来也在不断推进之中。

 

对于领导小组的发展与走向,《中国“小组机制”研究》作者、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周望表示,作为中国党政系统组织体系中的特定名词和特有话语,领导小组是中国党政系统及其运行过程中的一个“特殊板块”。最初中国共产党为了实现其对政治生活各方面的领导,创造了领导小组这一特色组织模式并发展至今,现在领导小组已广泛存在于各个领域和层面,从党的一种“领导方式”扩展为整个政治系统运行中一种普遍性的“管理方式”,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国家与社会的深刻影响。为此,周望指出,“如何把这一传统治理方式进一步推向并实现现代化,将是对治理者智慧与勇气的考验。”